网站首页| 自由博客| 教研之窗| 教师频道| 学生频道| 德育天地| 特色教育| 二小百科| 新闻搜索|最新新闻 
 教坛竞风流
  您是这篇新闻的第[1601]个读者  

  当前位置:风采竞秀教师频道《整治有偿家教,“最严”是否师出有名?》
 整治有偿家教,“最严”是否师出有名?  ID:[2781]         
 发布时间:2015-4-2 9:48:42  
继规定“一人搞有偿家教,全校年终考核和每位老师年终奖发放金额受影响”后,浙江诸暨对有偿家教再出重拳,最新发布的《诸暨市教职工有偿家教、违规办班及有偿带生的处理办法(试行)》,规定更细、处罚力度更大,除了追究当事人外,还要追究学校主要负责人不作为的责任,被媒体解读为“史上最严”。

支持观点:有偿家教屡禁不止,“史上最严”师出有名

虽上有教育部严禁有偿家教的历年警示,中有各地教育部门对严禁有偿家教的三令五申,下有社会、学生、家长的监督和举报,却依然难以刹住有偿家教之风。
    有偿家教屡禁不止,病在“有偿”上,但因在教师身上,尤其是社会教育中介机构推高了教师补习的价格,让个别教师欲罢不能,并在某些学生家长的有偿补习要求下半推半就。“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教师自己能够认识到职业的严肃性、道德性,以爱岗敬业、教书育人为职业追求,面对金钱诱惑敢于说不,还会出现有偿家教的教育顽疾吗?整治有偿家教不需要理由,没有所谓“史上最严”,只有更严。规定严格与否,只有规定的约束对象最有话语权。对而那些不从事有偿家教的教师而言,再严格的规定也是一张废纸。而对从事有偿家教的教师而言,他们说是“史上最严”,就说明了规定的效力,不像过去只是规定松松垮垮或者即便被查也无所谓了,我们就是要让“一人违规赚私钱,全校连坐付代价”的规定,成为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最后要说,规定只是手段,有偿家教销声匿迹才是终极目的,让我们共同期待。(朱清建:《整治有偿家教,就该用最严规定》,蒲公英评论网)
    在职教师的有偿家教对象如果包括其学生,那么利益驱动下就很难避免“讲半节留半节”的问题。这就损害了学生的权利,影响其本职义务的履行。这时候,教师的“劳动权利”就是一个伪命题。而学生本应在课堂上听到的知识,因为有偿家教这种商品的存在,而不得不需要额外支付报酬,此时的交易便具有一定的强迫性,也就无公平可言。(马涤明:《有偿家教并非权利,更有悖公平》,每日新报)
    教师要为大多数学生负责,如果课内不认真教,将重要内容放到补习班中讲,不择手段诱使或胁迫学生参与其本人在校外开办的补习班,其行为不仅败坏道德且形同绑架,完全违背教师职业道德。(姚跃林:《在职教师营业性家教需立法禁止》,中国教育报)
    不管学校或教师是自行组织还是参与教育培训机构的组织,有偿家教都加大了学生的课业负担,损害了学生身心的健康发展,是违背教育的基本原则的。同时这一行为使学校或教师可以从中获利,就是一种典型的营利性行为,为教育法所禁止。(王永秀:《中小学和在职教师能做有偿家教吗?》,中顾法律网)

反对观点:整治有偿家教,“连坐法”不可取

行政主管部门要想把好事办好,需要科学的约束机制发挥作用,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威慑与恐吓。连坐、株连即便在封建社会也备受质疑,在当下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一个老师犯错,全体老师受罚,不仅显失公平,更是一种“懒政”,是上级部门转嫁监管责任的昏聩表现。一师犯错,全校连坐,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昏招,挟全体老师的年终奖去“威胁“有偿家教,对于有良心的人可能起点作用,但对自私自利的人来说,不但无所顾忌,反而迫使学校和其他老师组成同盟,知情不报,引发其他老师投鼠忌器的负面效应,背离严惩教师有偿家教的初衷,还会伤及学校管理制度和教育考核体系,殃及无辜,损害公平。严惩有偿家教,净化教育环境,需从建立健全科学长效的管理机制入手,而这种难治标也不治本的“连坐法”,亟待有关部门“谨言慎行”。(斯涵涵:《严惩有偿家教的“连坐法”是一种懒政》,新文化报)
    显然,各地教育部门整治有偿家教的重拳,没有落在点子上。实际上,有偿家教之所以会成为教育领域的一大顽症,原因首先在于有偿家教比较隐蔽,难以查处。对于有偿家教,虽然有的学生和家长深恶痛绝,但考虑到学生还得在学校上课,还得靠老师学习,很少有学生和家长敢于不顾前程,向教育主管部门反映。而且,即便教师有诱使或胁迫学生接受其有偿家教的行为,也不好取证。这样的投鼠忌器,无形中纵容了一些教师的有偿家教行为;其次在于一些学生和家长有这方面的需求。在应试教育尚未得到根本改变的情况下,一些家长为了孩子获得好成绩,在中高考中赢得先机,需要给孩子开小灶。可以说,正是这样的需求,催生了有偿家教乃至整个家教市场的火爆。还有就是一些地方教育部门的重拳虽重,但落下去的时候却是轻飘飘的。其实,一些地方教育部门并非不知道有偿家教的危害,但受制于“教育GDP”和升学率压力等,不得不对有偿家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有学生及家长反映,对于有偿家教的处罚,也多是重重举起、轻轻放下。鲜有有偿家教者受到处罚就是一例。(宋广玉:《重拳整治有偿家教得落在点子上》,大众日报 )
    教育治理需要的是按照规律去规范和引导,靠简单粗暴的行政干预和盲目的检查整顿,不可能有好的长远的效果。治理有偿家教,一方面,政府要加大教育经费保障力度,对于掉队的学生,可通过课后编班补课、辅导的方式进行帮助。另一方面,教育行政部门应在倡导奖励无偿家教的同时,建立教师从事有偿家教规范、公开的各项制度。如建立报备制度、利益相关人回避制度、规范收费制度等,要求教师从事有偿家教需要向学校报告备案,规定教师有偿家教的学生人数和周课时的上限,禁止教师对所任教班级的学生进行有偿家教,禁止胁迫学生参加有偿家教,根据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确定教师家教的报酬区间等。(陈长河:《有偿家教该“一刀切”吗 》,温州晚报)

还有观点认为,整治有偿家教,不能无视市场需求

如果孩子只是为了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他的家长大可不必掏钱让他提高成绩,考试及格就可以了。正是有考学等的压力在,他才需要接受更多的学业训练——这个目标,已超出了国家须对国民进行教育投入的最低标准,有偿教育正是基于这样的目的而产生的。(丁斐:《中小学和在职教师能做有偿家教吗?》,中顾法律网)
    任何一所学校,难免有跟不上学习进度的学生,哪怕是整体成绩不错,也有可能某一门课比较薄弱,家长想找个老师给孩子补一补,会好意思不给钱?“有偿家教”表面看是教师得了“钱”,实质性的动力是学生要“分”。对很多大城市的家长来说,为了“分”投入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是非常“划得来”的。有着这样巨大的“市场需求”,禁止“有偿家教”,家长会赞成吗?(洪信良:《有偿家教需求何来》,钱江晚报)   
    正确的、无偿的家教是能够帮助掉队的学生提高学业成绩,或者让一些学生适度提前学习的。如果正确的、无偿的家教是被允许的、倡导的。那么,是否“有偿”就成了判断尺度。但教师利用专业特长和业余时间,通过自己的合法劳动获取一定的报酬,这该禁止吗?

    返  回  顶  部    
 

版权所有:2000-2020 乐虎国际手机娱乐  设计开发:葱葱乱草
网站许可证:鄂ICP备05019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