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自由博客| 教研之窗| 教师频道| 学生频道| 德育天地| 特色教育| 二小百科| 新闻搜索|最新新闻 
 教坛竞风流
  您是这篇新闻的第[1980]个读者  

  当前位置:风采竞秀教师频道《(另眼看教育)怎么看黄冈中学“神话不再”?》
 (另眼看教育)怎么看黄冈中学“神话不再”?  ID:[2814]         
 发布时间:2015-4-16 11:43:47  
随着高考改革、新课标改革,奥赛与高考脱钩、高考试卷分省命题等政策的相继出台,黄冈中学的优势渐失。有舆论认为,传统高中教育名校走下神坛恰恰是教育的进步,超级中学“神话”不再是正常现象。但也有观点认为,先别急着为黄冈中学的“没落”叫好,经济发展不均的情况下如何均衡教育发展更值得深思。

超级中学“神话”破灭是好事

黄冈中学根本就没有“没落”,而是从以前的畸形状态逐渐回归正常。超级中学“神话”的破灭,对基础教育来说是一件好事。

不少舆论对黄冈中学的“没落”感到惋惜,还有的希望黄冈中学能重现昔日的辉煌。在笔者看来,黄冈中学根本就没有“没落”,而是从以前的畸形状态逐渐回归正常。超级中学“神话”的破灭,对基础教育来说是一件好事。

对于黄冈中学这样的超级中学,舆论的态度一直很纠结。从本质上说,超级中学是应试教育和地方政府高考政绩工程的畸形产物,超级中学通常靠政策优惠(允许跨地区招生抢生源)、封闭式管理、高强度训练来实现高升学率的目标,但是,由于超级中学的高考升学成果十分“耀眼”,因此,很多家长对超级中学十分追捧。而不少舆论也对超级中学很是“膜拜”,一提到某一中学,就会赞其培养了多少状元,每年有多少学生考上北大清华,似乎这就是高中办学的成功。近年来,还有排行榜机构制作全国顶尖高中排行榜,采用的指标就是学校培养的全省“状元”数,按照这种排行逻辑,一个省只办好一所高中,把所有优质资源都集中在这所学校,不就是成为全国超级高中吗?

另外,在乡村地区的超级中学,还具有一定的迷惑性。不少人认为,乡村地区的超级高中,为经济不发达地区的学子提供了上名校改变命运的机会,而其实,这些超级高中并不是就在当地招生,而是全省跨地区招生,包括城市的学生也到乡村超级中学求学,没有超级中学,各省考进北大清华学生的人数还是一样。

对黄冈中学的“没落”,舆论就充满这种情绪。媒体在报道时,就把它的“没落”与发达地区学校的“崛起”对应,认为是人才流失导致学校衰败。呼吁重视乡村教育没有错,但以乡村超级中学的“没落”说事,是逻辑混乱,难道一个省在某个乡村地区有一所超级中学就能说明这个省的乡村教育很强吗?一个省有更多优质高中学校给学生选择,而不是大家都盯着一两所学校,这不是能更好地缓解择校焦虑吗?

我国各地发展基础教育,不是要打造一所汇聚所有优质生源,囊括北大清华在全省招生名额的超级中学,而是要促进均衡发展,给各校更大的办学空间,也给学生提供更多的选择。超级中学不是中国基础教育的出路,而是死路。一方面,超级中学的存在,不但挤占其他学校的办学空间——由于优质生源都集中在超级高中,其他学校的学生缺乏对本校的认同感,还让当地办学乱象纷呈,对应超级中学,是违规招生以及义务教育阶段的重点校、重点班屡禁不止;另一方面,超级中学为维护自己的江湖地位,会狠抓升学率,这会给其他学校很坏的示范,应试教育也越演越烈。

当然,要让舆论摆脱纠结,必须改革高考升学制度和评价体系。目前的升学制度,还是用学生的高考科目分数从高到低排序进行录取,因此,大家必然关注状元,关注高考分数,关注一所学校的名校升学率,学校对学生的教育就会集中在知识教育,其他与升学无关的教育就不被重视。在这种制度之下,地方政府就免不了有打造高考升学高地的冲动,一所超级中学“没落”,还有更多超级中学冒出来,只有全国各地,都不再有超级中学,基础教育才有良好的生态。(作者:熊丙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别急着为黄冈中学走下神坛叫好

教育均衡,不是打破旧的“神校”、建立新“神校”的均衡;教育公平,也不是要拿旧有的教育模式风水轮流转的公平。

荣耀了近30年,让众多家长和学生挤破头都想进的黄冈中学在高考改革、新课标改革、奥赛与高考脱钩的过程中,渐渐失去了优势,一度被认为“神话”不再。有网友说,黄冈中学也有今天。这话并不算刻薄,其实寓意隽永。

当然,难免有人会欢欣鼓舞于“新黄冈现象”,认为这是教育均衡与公平的最佳隐喻。不过,这样的乐观有点理想主义的天真——就像一个胖子,忽然体型苗条了,于是就有人觉得周边吃不饱的人,从此都过上了山珍海味的生活。这逻辑,实在令人不知所以。

传统名校走下神坛是大势所趋,但究竟是怎么“下来”的,不同路径有不同的意思。目的正义,从来就不代表程序正义。说得再具体一点,黄冈中学的今天,究竟跟教育均衡有多大关系,恐怕不能靠臆想来勾兑。“黄冈神话”的破灭,需要注意几个细节:第一,扩招稀释了优质生源优势。2004年,黄冈中学从位于市区的老校区搬入了位于开发区的新校区,新校区比老校区的占地面积大好几倍。扩建与扩招的压力下,师资与生源“双流失”,在这样的基础上,要续写奇迹,回天乏力。第二,一轮轮教育改革消弭了传统话语权。如分省自主命题后,黄冈中学的领军地位被动摇,旧的格局被打破,洗牌重组之后,还要保持遥遥领先的位置,实在成了不可能完成之任务。

“内忧外患”,是黄冈中学没落的客观原因。我们更得看到,这种“没落”在中国的超级中学方阵中,实在属于小概率事件。黄冈中学走下神坛,跟教育均衡关系不大。道理很简单,这些年,被称为“高考梦工厂”的多所超级中学,不仅日子扶摇直上,甚至还开起了“分店”。如最近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这标志着有“超级中学”之称的衡水中学走出河北省,正式进驻云南。凡此种种,你能说黄冈中学改变了什么呢?

下面这些追问,同样无可规避:一则,如果黄冈中学的没落真是契合公共利益的美事一桩,为何在黄冈上上下下,都将这所中学走下神坛视为“丢脸”?二则,如果这种没落是教育均衡的结果,那么,为什么流出的优质师资与生源,扎堆集中去了省会重点中学,且这种“向上集中”的趋势,形成了新的恶性循环?

更要命的是下面这个问题:如果县市级重点中学的“坍塌”,换来的是经济发达区域中学的“异军突起”,这对于向上流动能力有限的穷孩子来说,对于打破贫困代际传递的社会愿景而言,究竟是幸运、抑或更大的不幸?有研究称,中国重点大学里的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代开始不断滑落,重点研究型大学里农村生源比例一路走低。能佐证这一结论的,还有北大清华等名校农村生源的具体比率。

这是我们不得不正视的现实:黄冈中学没落了,但“超级中学”集团并未走弱,少数地方部门对教育政绩的态度更未有丝毫改观。教育均衡,不是打破旧的“神校”、建立新“神校”的均衡;教育公平,也不是要拿旧有的教育模式风水轮流转的公平。从这个意义上说,请别急着为黄冈中学走下神坛叫好。对于中国基础教育走势的研判,既要乐观,更要理智。   (作者:邓海建,媒体评论员)

网友观点

@luckyzero0O:一个优秀的学校不是有几个“状元”就能概括的,前几年的新闻还在嫌弃“状元”进入社会都没能找上好工作,现在又在这里嫌弃学校不出“状元”。一个学校是不是神话,请不要仅仅拿出了几个高考“状元”来说话。高中教育不是精英教育,出高考“状元”固然好事,但最好就是让每个学生都得到发展。

@山涯望月:这是中国教育的一个缩影,学校以“状元”、升学率为目标,以应试为主,偏离了教育的初衷;政府以投资理念看待教育,看不到投资回报,对教育的投入少。什么时候所有的孩子才能享受平等的、以人为本的真正教育呢?

@明foreverItachi:黄冈中学和你所想的真的是完全不同的教育模式。作为一个从黄冈中学毕业的学生,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们学校很注重素质教育,我在那里学习生活都很快乐,请给它多一点的包容和时间,让它变得更好。

@行者-无疆——:看到这个话题有点悲哀,中国并不缺高考“状元”,黄冈也不稀罕应试教育带来的“黄冈神话”,黄冈中学虽然在外人眼里没落了,但是依然在培养很多未来的优异人才。黄冈中学是中国教育从应试教育转型为素质教育的模范,这才是真正值得称道的。

@中华古建筑文化:真正的教育是让学生认识自己,认识社会,让他们懂得如何拥有正确的价值观,让他们独立思考,学会做出选择。没有“状元”也不见得失败吧,教育是否成功,不是一个“状元”就能说明问题的。

@NICOANAN:中国的教育也是时候转转型了,经济都在转型,之前那种教育模式真的“荼毒”了不少孩子,想知道曾经的“状元”现在还好吗,在做什么。读书的好坏,学生所谓的等级层次早已不是衡量一个人成功、出息的标准了。

@最爱凉爽的秋:黄冈中学从未以神话自居,曾经的王冠也是你们加上去的。如今全国开始搞素质教育,“有钱便有素质”的现象并不少见,可是黄冈呢,这个曾经的革命老区的教育依然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为什么落后?没钱导致了优质师资力量以及生源流失。

十年没有出高考状元,是不是就意味着黄冈中学“神话不再”或者“走向没落”,这话难说。在基础教育追求均衡发展的今天,我们为什么不把黄冈中学的“没落”理解为“回归常态”?当然,我们更期待黄冈中学已经有了这样的认识与心态,并已经将常态化的教育付诸实践。

    返  回  顶  部    
 

版权所有:2000-2020 乐虎国际手机娱乐  设计开发:葱葱乱草
网站许可证:鄂ICP备05019002号